近日,地方两会火热开幕,医卫界代表各抒己见,为医改献言献策。据报道,湖北省政协委员、九州通董事局主席刘宝林坦言,破解医改困局应该让医生自由执业。
 
  刘宝林表示,“我们现在的医生是体制内人员,这是计划经济的产物。国外的医生都是有执业自由的,可以选择与医院签合同,或者自己开诊所。如果医生有了执业的自由,首先患者可以用脚投票,选择医生,专业水平高的医生可以脱颖而出;其次可以通过由高水平的医生开设的社区诊所和医院,构建高质量的基层医疗体系,实现一直难以落实的分级诊疗;较好后,医院也可以通过合同的约束,淘汰水平较低的医生,提高医疗整体水平。”
 
  一个国外通行的办法,解放医生,放开医生自由执业,这个办法也被不少包括委员代表在内的业界人士提及,为啥一直难以推进呢?
 
  对此,湖北省政协委员刘铁桥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:“现在的实际情况恐怕是即使把专家往外赶他们也不会走。”
 
  那么为啥专家们不愿意自由执业呢?在小编看来,一方面在于在目前体制内专家们还比较温暖的。
 
  先说说阳光收入,据了解,目前由于三级医院的扩张,不少医院采取了较为可观的激励机制,因此,三级医院科主任级别的专家阳光收入并不低,动辄年薪几十万元。
 
  要是说到灰色收入,那就没谱了,根据近年来屡屡爆出的医疗反腐案件来看,动辄涉案金额数十万、数百万。
 
  不仅如此,事业编、学术地位、教授头衔等一系列好处,一旦离开体制,基本上就都没有了。
 
  此外,目前中国医生离拥有自由执业权还有一定的距离,还需要解放医生、放开社会办医政策的进一步加大,为医生自由执业创造良好的空间。
 
  当然,还有就是体制内专家对离开体制自由执业的恐惧,毕竟目前患者基本上还是认庙,再大的专家离开大医院后基本上都将面临缺少病源,需要重建品牌的困境。不仅如此,离开体制必然意味着面临一系列困难和挑战,对此可以说很多专家还没做好准备。
 
  值得欣慰的是,目前已经有一批体制内专家在政策的鼓励下,从体制内探出头来,组建医生集团等。相信随着一批批探路者的前行,会激励越来越多的体制内专家动心甚至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以上就是关于"政协委员一语道破医生自由执业窘境:专家赶也赶不走!"的介绍,如果想要了解更多信息,您可以通过我们的在线客服进行咨询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。

转载本文请注明来自:http://www.jnquanquan.com/bycz/342.html